本站点为国际化站点服务于全球金融爱好者,力争打造成为公开,守信,文明的公共交流平台!
滚动新闻:

内部反腐员工“放假”*ST康得面临重组抉择

06-12 股市动态

  祸不单行,*ST康得在德国的全资子公司KDXEuropeCompos-ites R&D Center GmbHD因无法支付到期债务,依据德国当地法律规定,于当地时间2019年5月8日向当地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,法院已受理。

  *ST康得曾在2017年年报中称,截至2017年底,该二期工程已经建成投产部分项目,而根据项目建设进度,预计2018年及2019年将迎来募集资金用款高峰期。

  这家公司于2016年3月设置在德国慕尼黑,注册资本300万欧元(约合2315.28万元人民币),经营范围为“应用于量产汽车的碳纤维复合材料的研发”。

  A股上市公司,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*ST康得”,股票代码:002450.SZ)难逾债务危机,2019年5月30日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独家获悉,*ST康得正式发文暂停部分长期布局业务和部分盈利状况不佳的业务,对应的员工则遭遇放假安排。

  而记者了解到,作为*ST康得光学膜3D事业部的业务也已停止,团队正在面临解散,5月中旬,已有部分3D事业部的员工离职,剩下的部分员工在从事其他部门的工作。

  该员工还告诉记者,*ST康得失去移动显示屏市场是其重大损失。“电视越做越大,价格越来越低,手机只有几寸,价格和电视一样。”这位员工透露,*ST康得由于上游电视机客户业务收缩,其在采购光电材料基材方面也同样收缩,但其基材主要被日本公司垄断,当其减少采购时,其采购价格不降反升。

  而此时,*ST康得已失去了进军移动显示屏领域的最佳时机。移动显示屏所需的光电产品并不是目前*ST康得最擅长的,电视机制造商是其积累的最重要的客户。

  本报记者 张晓迪 张家港 北京报道

  公开资料显示,肖鹏曾于2011年11月至2013年11月间任*ST康得光电事业群副总裁兼营销总监,2019年2月任职*ST康得董事长、总裁之前,其曾任上海瑞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、苏州锦富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。

  近年来,上游电视机行业技术转型升级,对*ST康得冲击不小。该员工还称,刚进入光学膜行业时,*ST康得通过价格战抢占市场,最终成为电视机制造行业最大的光学膜扩散片供应商,但市场稳定时,OLED屏幕问世,这意味着*ST康得用于电视机上的光学膜材料面临被淘汰的命运。而此时,*ST康得已失去了进攻移动显示屏领域的最佳时机。移动显示屏所需的光电产品并不是目前*ST康得最擅长的,电视机制造商是其积累的最重要的客户。

  内部反腐

  *ST康得内部一位资深员工告诉记者,在*ST康得的业务中,老业务预涂膜业务市场早已饱和,已近“夕阳”,碳纤维布局实际还处在前期准备阶段,光学膜业务尚未全面生产,供血不足,而受上游企业影响,其业务大幅下滑。新旧产业青黄不接,资金却已断裂。

  记者了解到,该小组还设置了举报电话和邮箱,通过现金奖励的方式鼓励员工举报,并按照举报案值大小给予额外奖励,如举报案值为100万元,举报人可获不少于2万元的奖励。除此之外,根据举报廉政事件的性质和影响,举报人还有可能获得1~3级工资晋升调整。

  记者获悉,此次*ST康得员工放假安排自2019年5月31日起,停产期间,*ST康得按照《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》支付员工放假工资。

  *ST康得从印刷行业起家,2010年,登陆A股,彼时,*ST康得被行业一直看好,通用技术集团、中国机电集团、涌金系等纷纷加持,然而上市近10年,*ST康得业务布局尚未完成,资金就已断裂。

  记者独家获悉,*ST康得危机全面爆发后的2019年4月28日,*ST康得内部成立了“廉洁自律工作小组”,由新一届董事会组成相关成员,现任董事长肖鹏担任领导小组组长。

  早在2018年11月,张家港市政府就委托张家港城投公司,拟筹资不超过27亿元人民币,以债权承接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,为康得集团提供流动性困境纾解。

  碳纤维被看作是*ST康得在预涂膜、光学膜业务之外,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,而作为这一业务研发基地,走向破产,对*ST康得而言也是重大打击。

  员工放假

  业务转型尚未完成

  记者从*ST康得人事部门了解到,目前人事部门正在与“被放假”员工就放假具体事项分别进行谈判,预计要谈2到3天。

  然而,到了2019年1月25日,该工程募集资金账户却出现异动。此前的1月17日,*ST康得刚刚发生10.4亿元债务违约事件,随后,*ST康得通过自查发现,其账户上的部分募集资金被监管银行转出和冻结。

  记者获取的一份*ST康得内部通知文件显示:“2019年公司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困难,虽经各方努力,仍出现资金流动性不足的问题。为确保公司核心业务不受影响并借机调整业务和产业结构,公司决定暂停部分面向长期布局的业务和部分盈利状况不佳的业务。对于在本次业务调整中涉及到的员工,公司本着合法合规的原则作出放假安排。”

  *ST康得内部一位资深员工告诉记者,在*ST康得的业务中,老业务预涂膜业务市场早已饱和,已近“夕阳”,碳纤维布局实际还处在概念阶段,光学膜业务尚未全面生产,供血不足。

  按照原计划,上述二期工程建设完成后,一年能生产1亿片裸眼3D模组产品和1.02亿平方米先进高分子膜材料,并拟于2019年6月投产。

  该员工告诉记者,*ST康得目前的光学膜材料产品其实主要用于电视机生产,所谓的裸眼3D光学膜材料,迄今为止也还是“概念”,处于研发阶段。

  2019年1月*ST康得曝出10亿元债务违约,随后则出现了一系列重大危机事件。2019年5月12日,*ST康得大股东、实控人钟玉因挪用资金被张家港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  记者自张家港市政府金融办获悉,就*ST康得纾困问题,目前市政府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小组,并就重组问题已与债权银行进行过专门沟通,但具体方案目前尚处保密阶段。

  记者获取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,该小组称,*ST康得迅速发展壮大的过程中“出现了一些问题,在一些关键岗位、管理人员中出现弄虚作假、贪污腐败、寻租逐利的贪腐舞弊行为,这可能引发其存亡的重大危机,为了确保其健康发展,成立该小组,建立防腐治腐的廉洁机制,形成自律手册”。

  同时,*ST康得2018年财报遭遇其4位独立董事联名质疑,其中涉及120亿元存款去向问题及30多亿元预付账款问题,除此之外,*ST康得募集账户上6亿元资金被监管银行划走。

  该员工告诉记者,*ST康得目前的光学膜材料产品其实主要用于电视机生产,所谓的裸眼3D光学膜材料,迄今为止也还是研发阶段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独家掌握的消息,就在钟玉被采取措施之前的5月7日,*ST康得召开内部持股员工会议,主要议题是*ST康得的脱困方式,即:当前*ST康得管理层力主引进战略投资人实现脱困,而张家港市政府则希望*ST康得破产重组。消息人士告诉记者,2019年5月底或6月初将确定最终采取哪种方案。

  近年来,上游电视机行业的不景气,对*ST康得冲击不小。该员工还称,刚进入光学膜行业时,*ST康得通过价格战抢占市场,最终成为电视机制造行业最大的光学膜扩散片供应商,但市场稳定时,OLED屏幕问世,这意味着*ST康得用于电视机上的光学膜材料面临被淘汰的命运。

说点什么吧(必须填写email地址)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财经日历

友情链接